AD
首页 > 基金 > 正文

软银帝国梦碎 巨亏近1200亿!史上最悲惨基金诞生

2020-06-15 16:40:47 来源:互联网 浏览量:
评论 点击收藏
导读:

 一年亏掉1.8万亿日元

  关于巨亏的原因,软银集团在公告中表示,主要因旗下软银愿景基金的投资项目在2019年将出现1.8万亿日元(约合人民币1177亿元)的巨额亏损,在恶劣的市场环境中,该基金所投资的公司价值出现了大幅下跌。

  意味着,在全球一级市场疯狂买买买的软银愿景基金,在2019年遇到了大麻烦。而在2020年的全球疫情“黑天鹅”之下,软银愿景基金所投项目,更是接连出事。

  一周前,软银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孙正义罕见发声,伴随着疫情肆虐全球,愿景基金(Vision Fund)投资的88家公司中至少有15家将会破产。

  据软银集团财报披露,软银愿景基金一期成立于2017年,总规模高达1000亿美元,承载了孙正义投资全球科技的野心,当年整个美国风投行业的投资总额也只有753亿美元,震惊全球创投圈。

  短短3年时间,该基金已投资700亿美元,累计投资了88家创业项目,其中便包括了滴滴出行、Uber、OYO、Wework等诸多共享经济领域的企业。

  从愿景基金一期的投资组合来看,孙正义对共享经济采用了All in 的策略,仅出行领域,软银几乎把全球的创业项目都投了:美国Uber、中国滴滴、印度Ola、东南亚Grab、巴西99打车……

  其中,共享办公也成为孙正义重仓下注的领域。其中对WeWork一家的投资金额便高达106.5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达755.8亿元),而对WeWork的第一笔投资仅花了12分钟,此后不断追加投资,直到成为了其大股东,这很“孙正义”。

  这不仅令人联想到,2008年孙正义仅用6分钟投资的阿里巴巴,但二者的结局却是天差地别。

  阿里巴巴,给孙正义带来的回报率超过数千倍,并将其送上神坛;而WeWork却令软银愿景基金深陷亏损的泥潭,也将孙正义拉下神坛。

  2019年9月,WeWork的估值被孙正义推高至470亿美元,却在IPO前夕遭遇滑铁卢,估值报价被砍至120亿美元,仍无人买单,最终无奈撤回IPO申请,愿景基金一期浮亏金额高达84亿美元。

  而2020年的全球疫情“黑天鹅”,更令WeWork举步维艰。据其表示,受疫情影响,已临时关闭大部分联合办公中心,且收取租金的难度非常大。

  一旦WeWork没能熬过这场疫情,愿景基金一期投资的106.5亿美元或将全部打水漂,软银集团大概率将在2020财年中对WeWork计提减值准备,从而导致其巨亏1.35万亿日元。

  2019年年底,软银集团的CEO孙正义曾在新闻发布会上坦言,就WeWork这笔投资而言,我犯了一个错误。

  面对岌岌可危的WeWork,孙正义无奈选择“割肉”,并临时终止了30亿美元收购WeWork股份的计划。

  另外,美国共享出行的独角兽—Uber,是软银愿景基金巨亏的另一个罪魁祸首。上市之后,股价便一路跌跌不休,2020年3月股价一度跌至13.7美元,较发行价(45美元)跌幅近70%。

  而上市以来,软银愿景基金未曾减持过Uber,这直接导致软银愿景基金账面浮亏巨大,或已超50亿美元。

  对于中国共享出行龙头—滴滴,软银亦是进退两难。滴滴的IPO计划一再搁置,导致软银愿景基金投入的超80亿美元迟迟无法退出。

软银.jpg

激进的软银

  软银真的是这场闹剧的「受害者」吗?在给出客观评论之前,我们不妨先来看看这这一投资纠纷中,先来认识一下软银模式及投资风格。

  提到软银,人们最先想到的是,曾做过三天全球首富的孙正义及其凶悍的投资风格。作为一个知名的投资企业,它在科技风投市场中也有着一套「软硬皆施」的打法,这套模式市场将其归结为软银模式。

  在这套模式中,它们会先挑选中一些可以通过烧钱获得高速成长的类独角兽企业,给予它们一大笔融资资金支持,从而来获得企业的大额股份,并掌握该公司的话语权。

  简单来说就是,用钱不断砸出独角兽。而这一激进的风格,早前虽成功地为软银编织出一张大网,使其在科技风投市场中迅速站稳脚跟。

  然而,外界对于这个模式的质疑声,从来都没有停息过。

  软银投资模式所带来的「天价估值」,虽能挤掉其他风险投资对手,但也让不少被投企业对自己产生天选之子的错觉,加之软银不计成本的输血喂养,也让这些缺少猥琐发育的企业,在后期极易成长为商业「巨婴」,进而催生出资本泡沫。

  然而,这些警告并没有叫醒太多人,随着时间的推移,软银身下的泡沫也变得越来越大。

  泡沫聚集多了就会爆,这是定律。时至今日,那些曾经被人们嘲讽为「柠檬语录」的酸话,如今正一点点变为现实。

  而随着Uber、WeWork、OYO等失败案例出现暴跌与反叛,投资崩坏的软银也开始走向滑坡的边缘。尽管一个阿里,让孙正义走上了神坛,但接二连三的「毒角兽」却毫不留情地将孙正义拉下神坛。

  4月10日《金融时报》称,在这一轮熊市中,孙正义疯狂质押其持有的软银股份,背负了数十亿美元的贷款。3月初软银的暴跌,让他面临追加保证金的风险,一度站在「暴仓」的边缘,或是世界上背负最高杠杆的企业家。

  而主导这一结果产生的背后,本质上正是孙正义豪赌式的激进投资模式,为自己埋下了祸根。


  投资者们越来越趋于谨慎,这也导致以软银为代表的诸多投资机构募集遇阻,为了生计,他们不得不缩小投资规模。而这一连锁反应,势必会在整个资本市场中引起轩然大波。

  在这场反应中,第一个倒下是那些一味靠吸血为生的公司。例如:瑞幸咖啡、WeWork等创业公司,他们虽身处不同的领域,但是却拥有着极其相似的特点:不成熟的商业模式和不计成本迅速扩张的野心,在没有创造自身盈利价值的同时,不断降低社会资源的利用效率。

  然而,这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并不会因为企业倒台而终止。一个企业倒下后,参与运营的上下游供应商、银行等端口,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。然而有时候这些影响,远不止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。

  以闹得满城风雨的「瑞幸咖啡造假」为例,它的造假事件不仅对中概股造成负面影响,甚至还会对中国的国际信用造成一定的影响。

  丢脸丢到国外,大抵就是这个意思。

  反观深陷资本博弈的软银,用「愿景基金计划」将自己甄选出的项目企业,依次排练成多米诺的形式。其中窝藏了多少个「吸血鬼」没人知道,但是迟早会大白于天下。

  作为第一个倒下的Brandless,只是整个败局的开始,应声倒下的连锁效应仍在继续。

 

猜你喜欢:

相关文章

更多

为您推荐